大禹网首页 > 资讯 » 污水处理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7000亿黑臭河整治市场——大跃进过后又是一片烂尾工程

发布日期:2017-06-08  来源:
7000亿黑臭河整治市场——大跃进过后又是一片烂尾工程治的PPP招标都是以普通工程建设项目的标准来评分选择的。普通工程建设项目的评标中,默认的前提是技术上早已成熟,只要具备相应资质即可,不存在技术失败风险。评标中主要看重的是商务条款,谁的报价低,谁的资金雄厚、融资能力强
 

近期一篇名为《7000亿黑臭河整治市场——大跃进过后又是一片烂尾工程》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炸裂了,文章作者反思黑臭体治理存在的问题,指出政府关于黑臭河道治理一直沿用截污、清淤、换水三板斧,在投入大量的资金治河之后,面临的结果依旧是收效甚微,白花花的银子付诸东流。

此文一出,业界同行和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有话说,有同意也有反对的声音,一时间好不热闹。客观来讲文章对黑臭水体治理的评价有以偏概全之嫌,也有人称文章还不如评论来的精彩。真相总是越辩越明,海绵城市网特收集了一些精彩评论分享给大家:

■ 观点1:源头截污是关键

“把河道抽干一个月,看看偷排的有多少?有多少企业倒闭?”

“更多的应该在源头上解决,黑河体仅仅是简单的黑河体吗,污水从何而来,这么大的河道自身的可净化能力及容纳能力有多少,简单的一时投资,治理的了一年两年,三年以后呢,再重新投资,还是一水清澈呢?”

“黑臭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截污才是根本。原位修复技术只是给河道这个常年感冒的病人开了感冒药,却没有问它为什么经常感冒。”

“截污纳管不是治本,那请问什么是真正的治本?殊不知所谓的恢复河道自净能力,是需要截污、补水、清淤、生态修复等手段循序渐进的措施合理搭配才能实现的。不能把目标与手段混为一谈,更不能那目标来否定手段。”

blob.png

■观点2: 河道自净效果好

“无论截污、清淤做得再好,如果不大幅度提升水体自净能力,扭转“自污”趋势,河湖水体就不可能真正治理成功。自然水体的自净能力就是它们的免疫系统,让河道真正从“自污”状态变成快速“自净”状态。”

“截污、疏浚清淤是前提,所有的治理必须从源头控制,不然一切都是白做。生态修复是水体保持长期优质水质的保证,除非形成一个稳定的生态循环,不然必须要靠人来维护,水生植物要定期收割,鱼类和底栖动物也要处理。至少在地球上还是要遵循质量守恒,有进就要有出,只进不出要爆炸,不进只出要肾亏。”

blob.png

■观点3:你们都别争了,制度才是最大问题

“环保圈子基本都是大跃进的模式,多数环保公司只是工程公司,有能力研发并有技术的公司凤毛麟角。”

“水污染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牺牲环境带来的利益也比现在治水花的财政支出多很多,我觉得政府不能急功近利,用治水来考量政绩可以,但不要只给一年两年的时间,一年消灭劣五类,本身就不科学。上有政策才会出现下面走极端的对策。”

“作者说的有一定道理,但一棒子打死一船人。黑臭河道整治目前的主体仍是政府...目前的问题是政府急于求成,不给你时间去恢复自净能力。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治理黑臭河道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来完成的。生态系统有它的容量,超过了自然会出问题,所以截污,清淤肯定是必要的,沉淀,曝气,微生物等等各种技术都有一定的针对性,但生态系统是多重因素共同相互作用的,它们合作需要磨合期。作者所说的各家有各家的招,确实是实情,但各家其实也都没错。需要从高层去全面把控引导,或协调各方方案等。不能一概而论。”

“这篇文章不错,各类神仙我都接触了,看着悲催!!水十条确实成了资方加资源的盛宴,中国就没有搞不定的领导!把流域生态治理项目可以做成沿河绿化打造和清淤项目,把原生态河床可以做成土建,俗称3面光!还可以把流域分段治理,上猛药!!为了断面数据。一帮干设备的说我们的设备相当于透析机,给你们40万平的湖装个肾!!!跟环保不相干的央企跟秃鹫一样!地方对口部门可以是建设口,也可以是环保,还可以是水利,生态系统不是拼凑的!赶在指南前各地钱花了,债也背了,数据是漂亮的!前几年定的项目现在逐步出现问题,或者大干快上!!

笔者说的7000亿这个数字太保守了!!!! 你估计这个太湖,滇池需要多少钱???”

“治理黑臭河本身就是长远的工程,而现在的地方政府为了响应上级考核,急功近利,一个月、20天、甚至10天出方案的都有,医生看病也得望闻问切,通过各项检查才能得出结论,而一条河道短的三五公里,长的十几公里,为了赶工期,往往调研都是草草了事,只要能在领导定的会议日期内拿出个冠冕堂皇的汇报方案,就皆大欢喜,根本不注重工程本身,领导在位也就两三年,都希望短期出成效,否则再有效果对领导而言也是没效果。周而复始,前三年的口号是黑臭河整治、后三年河道整治、在后面就是五水共治,换个口号,换个考核文件,整来整去主题不变,效果不见,资金确是年年批、年年投,长此以往恶性循环,最终就是劳民伤财。”

■最后再放上一篇较理性意见,希望这样的讨论能再多一些。

“一早欣赏了这个“神作”,感觉文章哗众取宠,与指南、我国黑臭治理现状严重不符,文章对读者尤其是非专业人士严重误导...窃以为:1、请作者再认真读一遍黑臭指南的各章节标题就知道,指南是要求系统治理,而非单一措施;2、经过三河三湖的治理以及几轮国家重大水专项的系统研究,已经基本形成系统治理的技术路线;3、黑臭治理不是什么高精尖,要的是认认真真摸清家底、因地制宜系统施策,并把这些方案踏踏实实用到每个工程,没有捷径、没有神器;4、文章引用e20某些专家的观点要注明出处,否则有剽窃之嫌;5、黑臭治理是城市发展到了这个阶段的必然之路,治理成效有系统的绩效考核指标,认真执行,按效付费,不会是烂尾工程....”

以下是原文的全文转载,欢迎您在评论区留言参与讨论。

7000亿黑臭河整治市场——大跃进过后又是一片烂尾工程

 

宫崎骏的著名电影《千与千寻》里有一位臭乎乎的河神,身上有一根自行车车把长成的“刺”。千寻把“刺”扯出来后,带出了里面一大堆脏东西,有冰箱椅子等。因为人类什么东西都往河里扔、都往河里排,造成了严重的污染,使河神变成了又丑又脏的“腐烂神”。

blob.png

千寻的朋友白龙,外表是十二岁左右的少年,可化身为龙形。本来是“琥珀川”的河神,但他的河流在兴建大楼时被填平了。

这是曾经日本河道的写照,也是当下中国河道的状况。

30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经济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也给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在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的同时,一条条黑臭河道钻了出来,活像一条条巨大的黑色臭虫在城市中爬行,时时散发着恶臭。

面对窘境,政府决定斩妖除魔,铲除臭虫,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黑臭河道治理行动拉开序幕。

2015年4月,国务院印发《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十条”),7月9日,财政部、环保部印发《水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管理办法》,9月11日,住建部、环保部印发《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一系列政策的颁布,可以看出政府的重视程度之大,却也暴露出急病乱求医似的慌乱。

blob.png

而实际情况是,黑臭河道目前完全无法根治,甚至连可行的技术方案都没有。也就是说政府是在一件不会有结果的事情上做了一系列政策规划,还为这项工程上投入了巨额的资金。并不是说技术不成熟就不治或者不能治,而是说只开会不调研、只执行不统筹、只顾短期效果不考虑长久维持就冒然投钱、冒然行动是不可取的。

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从黑臭水体治理投资需求看,如果假设全国城市建成区1000个、每个区平均有20个中小河道且其中40%属于治理范围、每条河道中黑臭水体长度3公里,以及单位投资3000万元/平方公里,那么若2030年消除全部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对应投资需求或超过7000亿元。

如果这些钱扔进去只是为了一时的清净,城市河道治理就是一场政府意淫碧波绿水,一众参与者拍手称庆,最终收效甚微的大跃进,浪费人力、财力、时机。

有专家指出住建部、环保部印发的《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本身是错误的。

一直以来,黑臭河道治理一直沿用截污、清淤、换水三板斧。多年经验得出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洗河。

目前国内很多官员、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片面强调了控源截污,认为只要100%截污就可以根本解决城市黑臭水体问题。而截污并不是什么高招,沼气爆炸、暗沟截污管堵塞等问题会接踵而至,且只能堵截部分污染源。清淤也是烂招,一大量淤泥极难处理,二是本身没有任何作用。换水就更是无奈之举了,现在到处缺水,哪里有那么多地表水让你换水,再者换完的水也是个难题,再回到江河里,江河黑臭了就更糟糕了。关键是换了之后只能崭新一时,所以,洗河只是苟延残喘的做法,这就好比换血拯救不了一个白血病患者。

三个措施没一个是治本的,都是短程、短期转移污染的做法,设计得还不科学。

而环保工程界来插手黑臭河道治理更是是可笑之极。复杂开放系统的治理调度本是生态工程界的事情,比一套污水处理设备复杂多了,做简单封闭系统的环保工司来治河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主管部门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情况,但仍旧弄出一些项目让环保公司来做,个中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更离谱的是,政府目前还真是用指南来治理的,而且非指南不行,说到底是怕担责任,反正是照着上级的指示来做的,做不成也不是我下级的责任。

blob.png

杭州几年前清理河道淤泥的现场。在业界人士看来,只清淤不培养河道自净能力,这样的治理不可能成功。(东方IC/图)

目前,黑臭河道治理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路线错误,只截污、清淤、换水,无自净

截留可能对于长江、黄河这种有长期稳定的清水补给、水体长期流动、水量大的天然河流来讲是正确的,但城市河道的特点是:多为排洪河道、水源不稳定、流速缓慢或静止、降雨汛期和干涸期水位落差大,普遍存在自净力极端低下的问题。污水进入河道后,不但不能逐步自我净化,即便干净水源也会逐步恶化,自净能力变为负值,呈现的是“自污”倾向。

这种情况下,无论截污、清淤做得再好,如果不大幅度提升水体自净能力,扭转“自污”趋势,河湖水体就不可能真正治理成功。自然水体的自净能力就是它们的免疫系统,可以让河道从“自污”状态变成快速“自净”状态,这样才能快速地扭转长期存在的黑臭现象。

二、PPP招标重价格、轻技术

明明属于前沿技术的黑臭水体整治行业,却被当做普通工程建设行业对待:重商务、拼价格,完全忽视了技术路线的差异。

目前城市河道黑臭水体整治的PPP招标都是以普通工程建设项目的标准来评分选择的。普通工程建设项目的评标中,默认的前提是技术上早已成熟,只要具备相应资质即可,不存在技术失败风险。评标中主要看重的是商务条款,谁的报价低,谁的资金雄厚、融资能力强,谁的让利幅度大,等等。

在工程建筑行业,这种评判标准无可非议。但是,黑臭水体整治行业目前完全不是技术已经成熟的行业,而是仍处于研究探索中、技术难度很大的新行业,还有很多技术难题有待破解。太湖、滇池以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的黑臭河道,都是投资数十亿甚至数百亿资金大规模治理过,但都只是取得部分进展,远远没有彻底解决污染问题。这充分说明,这还是一个仍有待不断创新突破的前沿技术行业。

大禹网(http://www.dy88.cn)是专业的水处理设备,水处理材料行业信息发布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