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网首页 > 资讯 » 污水处理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王立章:农村环境治理商业模式探索

发布日期:2017-05-31  来源:
王立章:农村环境治理商业模式探索、环保+新农村模式的最有力的背书。 马云之前提到过两个未来的奢侈品,一个
 

政策驱动下,“十三五”期间,打开了千亿农村污治理的市场空间,吸引业内多家企业纷纷转型;同时,政策、技术、资金等因素的壁垒持续存在,影响着尚未成熟的农村水环境治理质量。环境产业3.0时代,如何有效提升农村环境质量,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在2017(第三届)环境施治论坛中,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王立章向与会嘉宾分享了农村环境治理商业模式探索的相关思考。

blob.png

 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王立章做主旨演讲

本文内容根据王立章现场发言内容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非常高兴跟大家分享一下农村环境治理商业模式的探索。上午的时间有政府领导、学院专家从不同的角度解读农村污水的问题和破解之道,听后我有一种感受:不管是污水还是整个农村问题,政府、钱、技术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政府、钱、技术却是万万不能的。 

作为环保界的人士,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是“我们不能走西方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但我们喊了几十年,却很不幸一直走在这条路上。改革开放30年,我认为是西化的30年,是在西方的模式、文化影响下的30年。一直跟着这个模式走,自然也无法避免他们曾经出现的问题。西方的思维方式是分析的、深入的,遇到一个问题深入分析,然后解决它。但这种分析往往有失整体性和系统性,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所以我国的环保和发展的问题一直难以协调,一直有矛盾,其原因之一就是割裂了整个系统性的思考和顶层设计。为了彻底改变这个局面,我们需要变道思维,重新思考适合我国的发展模式。近年来,习总提出了生态文明的发展理念,就是一种变道思维、变道超车的发展观。生态文明是东方思维具体的体现,东方思维是综合的、系统的、整体的,今天,我就从这个切入点来谈农村环保的模式问题。

环境产业大势

blob.png 

“生态文明”是环保领域的最强大脑,具体实现路径是“两山论”。两山论与佛里的“看山”的境界比较相似,佛有“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格局变化过程,“两山论”一开始也是说要建设金山银山同时保护绿水青山,后来说建设绿水青山的同时少破坏绿水青山,这都是唯发展唯建设的思维,最近习总明确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其实就是东方整体思维的具体体现,是佛看山的最高境界。在这个境界之下提出的“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以及环保部“三个十条”的落地,进一步明确了环境产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地位,从而打开了万亿的环境产业市场空间。

从生态文明到两山论到山水林田湖,传递出一个信号:我们的发展理念变了,带来环境产业的需求也变了,环保产业需要系统性的思维,具体包括空间上的系统性和实践上的系统性。对空间系统性上而言,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要按照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其内在规律来考虑自然生态系统的各要素;对时间系统性而言,在生态环境保护上一定要算大帐、算整体帐、算综合帐,不能因小失大、寅吃卯粮、急功近利。从生态文明高度看环保,会发现环保是碎片化的、点线层面的考虑,碎片化的环保产业无法承受生态文明系统化之重。而环境大建设时代要求环保工作不再是单一行业个体,而是多行业融合的,具有综合性、系统性和社会性的综合建设工作。

回过头来看环境产业,我们认为产业可以分为几个阶段:在环境产业1.0时代,环境产业是在单一要素上解决单一的问题,往往是解得了一时,解决不了长期;在环境产业2.0时代,是多要素的综合考虑,如在农村环境问题上,倡导水、垃圾、河道等多要素的综合整治,以达到整体效益最优。不管是1.0还是2.0时代的环境产业都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我们投资需要投资建设,同时还需要考虑未来长期运营的出路在哪,如果解决不了持续投入的问题,长期运营就无法实现,环境治理就成为一句空话。因此环境产业需要升级到3.0,即环保+经济时代、以及3.0+时代即环保+社会,即将环境产业和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放在一起系统化的整体考虑,才能最终支撑生态文明的落地。

blob.png

 在此之前,都是供给思维在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大家都在想我有什么技术、有什么产品、如何把技术产品应用到工程中,导致行业供给和需求的错配。即系统化、服务级的区域层面的需求与项目级碎片化供给之间的错配,从而造成今天的产能过剩、产品低值、产品同质、低价竞争、局部最优、整体失效。

blob.png 

错配怎么解码?怎么样在系统化的需求化和碎片化的供给之间达成匹配?可能需要在6个维度上进行解码即政策、产业、市场、商道、资本、PPP,综合利用这6个维度,政策方面需要思考市场空间如何释放、产业上思考如何实现跨界和整合,市场上的竞争格局如何,以及商业模式上如何升级创新。

回看农村环保

blob.png

先看农村环保领域的政策:培育农村垃圾和污水治理市场主体,这是单一要素上的环保政策,释放的是单一要素的市场;进一步,我们有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十三五规划,是多要素综合考虑农村环保问题的政策;再上一层是十三五生态保护规划,从生态角度来看待农村的环境治理,将单纯的环境治理引入到整个农村的生态系统来整体考虑;而今年年初中央发的1号文件,即农业农村的供给侧改革政策,是最贴近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政策,里面提到很多关于农业农村的政策,如有机农业、生态农业、地标性农产品、产品原产地等都与农村环境治理息息相关。

 blob.png

结合以上各层级政策,对照前面提到的环境产业升级的整体逻辑,不难发现,农村环境产业1.0时代是农水、畜禽、秸秆、土壤等单一要素的时代;农村环境产业2.0时代是目前倡导的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很显然靠农村环保的1.0和2.0无法实现最后的目标——农村生态文明,在这个跨度上需要农村环境产业3.0好3.0+的支持,即农村环保+新农业和农村环保+新农村,而这两个农村环境产业时代与农村农业供给侧改革息息相关,其实如果你细读中央文件不难发现,农村的相关政策最终的落脚点都是农村农业的供给侧改革,如农村综合整治十三五规划,要结合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实施“以奖促治”政策,完善农村环境保护机制;生态环境保护十三五规划,要以生态空间管控引导构建绿色发展格局,以生态环境保护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农村农业供给侧改革目的是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由过度依赖资源消耗、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追求绿色生态可持续、充分满足质的要求转变,可以看出,这些与农村环境产业不可分离,需要整体考虑和系统思维。

 敢问路在何方

 那么农村污水治理的路径在哪呢?有几位专家的观点可为我的发言提供必要的诠释。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说:“农村污水治理要跳出污水处理的范畴,也就是说,不单单考虑污水治理,而应与畜禽粪便处理、秸秆利用等相结合,把废物转化为能源,在解决污染问题的同时,解决农村的能源与肥源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教授说:“中国农村污水处理无法复制西方的污水分散治理技术及经验,需要基于中国国情探索创新。”由此来看,农村污水治理需要跳出污水处理的范畴,与畜禽粪便处理、秸秆利用等相结合。另外一点,中国农村污水处理无法复制西方的方式,我们需要不断创新,包括技术,更包括模式。

blob.png 

因此农村环境治理路径有几个跨度需要升级,要与新农业、新农村紧密结合,走出一条农村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路径。上面说过,1.0是单要素治理时代,2.0时代是综合整治时代,如北控提出并实践的流域带动村镇的模式、绿色家园的丹江口模式,桑德的城乡环卫一体化模式;无论1.0还是2.0 都是有投入没产出的,我们现在可以投钱,但后期持续运营途径在哪?没有价值的产出和放大,持续投入是不可能实现的,为此需要我们跨入新农业,为环境产业增加第一层价值,即和新农业结合起来,如让流域和农业结合起来的环水有机农业模式,还有就是打不同村的特色农产品的牌,即有机农产品需要化肥农药减量化才能增值,同时清洁水源需要保证,这自然与农村环境整治结合起来了,这样的系统思考和设计才能让农村环境得到治理,同时农产品得到增值。现在沃尔玛等大超市都在做原产地的大数据管理,和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原产地产品质量的保证,就需要产地环境质量作支撑。要实现第二层附件,环保产业需要跨界新农村建设,从农业到农村,在所有农村居民生产生活品质提升以后,才会切身体会到保护环境带来的生活质量的增加,才会像保护生命一样保护环境,这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道路。

思考和实践

在农村污水处理领域,业内有着不同方式的思考和实践。

blob.png

中持水务在宜兴城乡生态综合体项目设计和建设中,从污水处理概念厂角度切入,将污水中的大量资源提取出来如清洁的水、氮、磷等用于设施农业、农田、鱼塘、中央湿地等多个环节,这些环境相互配合、互为资源,通过共生模式,让环保走进了新农业,进而打造成一个乡村生态综合体,让环保跨界到了新农村。

 blob.png

在桑德的实践中,综合了农村污水、城乡水务一体化、互联网+服务、绿境小镇,最终落地农村生态文明,这些产出价值一旦形成后,居民感受到了它们带来的产品价值的提升、生活品质的提升,就会自觉维护这个生态综合体,农村生态可持续发展有望实现。

我们E20也在和上海复振公司一起在黄山探索农村+环保的示范模式,即把农业生态系统和城乡生态系统结合起来,通过土壤改良等手段来控制农村面源污染,提升农产品价值,形成环保+新农业的良性循环,同时延伸产业链跟农业物流、农业电商结合,高附加值的有机农产品直接进入城市零售终端。黄山市政府也特别看重这个环保+农业的模式,希望能在黄山做出示范效应并进一步在全国推广。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王凯军教授曾说过:“ 我国农村污水处理,需要顶层设计小康社会、美丽乡村、城镇化进程, 协调能源、环境、生态和农业生产,通过集约化组织、工业化设备、市场化运作来实施。”我们认为,对于量大面广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不应该依赖于技术本身,而应依赖于商业模式;不能仅仅依靠市场化,而应以政府为主导,提高分散型污染治理的实效。整体协调农村环境治理,将生活污水处理技术与农村生活、农业生产、生态发展结合在一起,是对农村环境治理提出的更高需求”,我想这是对环保+新农业、环保+新农村模式的最有力的背书。

马云之前提到过两个未来的奢侈品,一个是安全的食品,另一个是清洁的空气,这两者都来自于农村,所以农村环保有很多事可做,况且未来不一定需要政府做,只要农民认识到新农业和新农村的给他们带来的价值,生产和生活水平得以提升之后,他们一定会象保护眼睛一样保护他们的环境,象保护生命一样保护他们的环境,因为这样他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但事情不会一蹴而就,需要一个过渡期、培育期,在此过度过程中,政府角色不可或缺,但政府一定要做顶层思考和顶层设计,将农村环保和新农业农村看做一个整体,系统考虑,并政策、资金、技术的筛选上更有效一些,在监管上进程上加快一点,把农民真正带入绿水青山到金山银山的快车道,那绿水青山真正就是金山银山了。

农村是个广阔天地,农村环保大有作为,未来的环保大市场在农村!

大禹网(http://www.dy88.cn)是专业的水处理设备,水处理材料行业信息发布网,转载请注明出处!